當前位置:主頁 > 娛樂 > 娛樂新聞 > 登過維密MetGala 年入12億的霉霉早就不僅僅是一個歌手

登過維密MetGala 年入12億的霉霉早就不僅僅是一個歌手

2019-07-14 21:09:11   來源:未知
文章導讀

流行音樂一向以一種親密無間的聽覺藝術形式,隨時隨地參與在聲勢浩蕩的大眾審美里,流行歌手也往往憑著他們的影響力活躍在各大榜單。今天在社交媒體引起一陣尖叫的霉霉(泰勒斯威夫特),就拿下了她不知道第幾個福布斯榜單評選 2019名人收入榜第一位。 稅前收入1億8500萬美元,相比較2018年的8000萬美元,霉霉在過去的一年的收入增長了131%。 有錢有顏有才華,這就是所謂的別人家孩子吧 。 在此前剛剛不久,霉霉還入選了《時代》周刊2019年100大影響力人物,登上了一張象征事業里程碑般的封面。 1989年出生在美國,童年在一個11英畝的圣誕樹農場度過。或許正是這樣,鄉村音樂影響了她的童年。 肉嘟嘟的臉蛋、神采飛揚的神態,在鄉村音樂里的童年形象還是一個軟萌的可愛女孩。 說起創作才華,霉霉也是一個贏在起跑線上的小才女。小學時創作的一首詩歌《我壁櫥里的怪物!》(A Monster In My Closet!),就在一次全美詩歌大賽中獲得了一等獎。 會作詩會寫歌,今年就要滿30歲的霉霉不管靠顏還是靠才華,她的影響力早已經不是一張福布斯榜單能概括的,而是......很多很多張福布斯。 2015年全球權勢女性榜,當時25歲的霉霉排名第64位,是上榜女性中年齡最小的一個。 2015音樂界的吸金王

  流行音樂一向以一種親密無間的聽覺藝術形式,隨時隨地參與在聲勢浩蕩的大眾審美里,流行歌手也往往憑著他們的影響力活躍在各大榜單。今天在社交媒體引起一陣尖叫的霉霉(泰勒斯威夫特),就拿下了她不知道第幾個福布斯榜單評選 —— 2019名人收入榜第一位。

  稅前收入1億8500萬美元,相比較2018年的8000萬美元,霉霉在過去的一年的收入增長了131%。

  有錢有顏有才華,這就是所謂的別人家孩子吧 。

  在此前剛剛不久,霉霉還入選了《時代》周刊2019年100大影響力人物,登上了一張象征事業里程碑般的封面。

  1989年出生在美國,童年在一個11英畝的圣誕樹農場度過。或許正是這樣,鄉村音樂影響了她的童年。

  肉嘟嘟的臉蛋、神采飛揚的神態,在鄉村音樂里的童年形象還是一個軟萌的可愛女孩。

  說起創作才華,霉霉也是一個贏在起跑線上的小才女。小學時創作的一首詩歌《我壁櫥里的怪物!》(A Monster In My Closet!),就在一次全美詩歌大賽中獲得了一等獎。

  會作詩會寫歌,今年就要滿30歲的霉霉不管靠顏還是靠才華,她的影響力早已經不是一張福布斯榜單能概括的,而是......很多很多張福布斯。

  2015年全球權勢女性榜,當時25歲的霉霉排名第64位,是上榜女性中年齡最小的一個。

  2015音樂界的“吸金王”,泰勒·斯威夫特以8.000萬美元的收入排在第四位。

  2016年7月,《福布斯》公布全球百大名人榜,霉霉以1.7億美元收入登上榜首。

  2018年,在福布斯全球收入最高女音樂人榜上,年收入8000萬美元位居第二......

  粗略算一下,光是近幾年的收入加起來,給誰都能算是一筆“退休無憂”的積蓄了。

  金色頭發、藍色眼睛、身高180.聲音甜美親切,聲如其人這四個字算是清晰寫在了霉霉的臉上。

  2009 年,霉霉首次登上封面的大型時尚雜志,就是《Glamour》,此后,她又 3 次作為該雜志封面人物。

  這樣的她時尚資源自然不斷,頻頻與時尚雜志封面的合作,也讓所有人以歌手以外的視角去端倪眼前這個30歲的姑娘。

Entertainmet Weekly May 2019.

Entertainmet Weekly May 2019.

 

美國版《ELLE》2019四月刊封面

美國版《ELLE》2019四月刊封面

 

英國版《ELLE》2019四月刊封面

英國版《ELLE》2019四月刊封面

 

  同一本《ELLE》霉霉也是不同國家不同版本換著來。

美國版芭莎2018年8月刊封面

美國版芭莎2018年8月刊封面

 

英國版《Vogue》開年刊-

英國版《Vogue》開年刊-

 

  走下平面雜志封面,即使作為駐唱嘉賓出現在維密舞臺上,霉霉也絲毫不比臺上模特們遜色。

  2013年11月13日,2013維多利亞的秘密年度大秀開幕。霉霉米字旗裝亮相獻唱,火爆全場。她先與 Fall out Boy(打倒男孩合唱團)合作演唱歌曲《My Songs Know What You Did In The Dark》,然后獨自演唱《i knew you were trouble》。

  2014年12月2日,2014維多利亞的秘密年度大秀開幕。霉霉演唱了《style》和《blank space》,同天使們一樣身著緞面睡衣及黑色蕾絲短褲套裝在T臺上勁歌熱舞。

  2013、2014兩年連續受邀為維多利亞的秘密內衣秀表演,這還是史上第一次維密連續兩次大秀都邀請同一個嘉賓出席。

  除了維密的舞臺,2016年霉霉還拿到了“時尚界奧斯卡”METBALL的入場券。

  白金發色、紫黑色中毒唇妝配上她的繃帶長鞋,霉霉也算是過了一把“機械女戰警”的癮。

  除了對她最熟悉的音樂、和越來越熟稔的時尚舞臺,從一個軟萌的女孩到一個酷女孩,霉霉不論是對歌手本職還是慈善,都讓人察覺她已經成熟到了足夠有自己的態度。

  用自己的琴弦打破了鄉村音樂的邊界、在維多利亞的秘密秀上擔任了表演嘉賓、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舞會上嶄露頭角。彭博社曾經這樣評論霉霉:“她絲毫不亞于音樂產業本身。”

提示:支持鍵盤“←→”鍵翻頁

最新推薦

精彩專題

娛樂新聞
快资讯公司